7月最热门的博物馆,两国领导人纷纷致贺信

发布日期:2022-07-18      

7月最热闹的博物馆

当属中国国家博物馆

上周刚刚迎来建馆110周年

这周又开始了中国、意大利文化交流国际展

热度居高不下

中博热搜榜 妥妥的TOP 01

7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分别向“意大利之源——古罗马文明展”开幕式致贺信。

来源于央视新闻

此次展览是国博110周年馆庆系列活动之一,也是2022中意文化和旅游年的旗舰项目,是两国文化交流的密切深入和两国人民之间深情厚谊的见证。

展览包含意大利26家国家级博物馆的308套、共503件珍贵文物,其中部分文物此前从未在意大利境外展出过。

展览信息

展览分为11个主题单元

前4个单元从社会、语言和宗教的视角,展现罗马统一前,意大利文化的“马赛克现象”:精美丰富的随葬品,反映了不同族群、阶层、性别的墓葬习俗,也可以一窥贵族的生活情境;不同铭文的石碑,让后人得以了解意大利文在向拉丁语系同化过程中的原始特征;众天神及英雄人物的雕像,在对比中呈现不同信仰的差别和特性。

展览后6个单元按照时间线展现了古罗马共和国扩张期间,特别是从布匿战争(公元前264-146年)到奥古斯都时代(公元前31年-公元14年)发生重大历史变革后,成为一个地理、政治和文化的统一体。

意大利之源●古罗马文明展

展览还专门展出了部分货币,这些货币见证了罗马历史的转折,多维度体现了货币生产、发展、流通等因素对文化发展的深刻影响。

展览现场

展品包含意大利26家国家级博物馆的308套、共503件珍贵文物。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部分展品介绍

祭拜玛尔斯、维纳斯

和西尔瓦诺斯的圣坛

公元124年卢尼大理石

奥斯提亚,工会广场出土 罗马国家博物馆藏

圣坛刻画的是神话故事中母狼哺育双胞胎的情节,台伯神在旁边目睹着一切,背景是两个牧羊人,一个留着胡子,一个年轻些,被认为分别是浮士德勒和浮士提努。圣坛另一侧表现的是战神玛尔斯和美神维纳斯的婚礼,旁边是厄洛斯和西尔瓦诺斯(奥斯提亚牧羊人的守护神,圣坛上镌刻的祝词就是献给他的)。在圣坛繁复的装饰中,罗马民族具有神祗血脉的主题同玛尔斯和维纳斯的结合联系了起来——神话中的祖先,以及忠贞与和谐的象征。

母亲像

公元前4世纪凝灰岩

封多·帕图雷利墓葬(卡普阿)出土 坎帕尼亚大区卡普阿博物馆藏

封多·帕图雷利圣殿建于公元前6世纪,位于伊特鲁里亚古城卡普阿的东门。公元前4世纪起,萨莫奈人占领该城期间,这里仍然是重要的祭拜场所,很可能供奉着某种形式的“母亲女神”,一位掌管成年仪式和疾病治疗的守护神。这种崇拜主要是为了避免夭折,平安生育和养大新生儿,自供奉的大量陶质塑像就可以明显看出——它们描绘了女性与孩子坐在一起的场景。系列大型凝灰岩雕像(超过100尊)——著名的“卡普阿的母亲”——中也出现了类似的图像,对此的理解是描绘守护神,或顺利生产后对神灵的谢礼。这里展出的雕像庄重典雅,端坐着的母亲和两个襁褓中的孩子,表现出母亲的欢欣鼓舞和随之而来的整个卡普阿社群的繁荣。

安吉提亚女神坐像

公元前3世纪赤土陶

卢科代马尔西(安吉提亚圣殿)出土

切拉诺帕鲁蒂新博物馆/齐耶第考古、美术与景观署营

女神安吉提亚是古代意大利的一位神祇,为意大利中部的马尔西人和其他奥斯克-翁布里亚族群所信仰。位于现在的富奇诺湖岸边、名为“卢卡斯·安吉蒂亚”的神圣森林是安吉提亚女神崇拜的中心。这座雕像是当地工匠按照希腊风格制作的,是安吉提亚女神现存寥寥无几的图像之一。她坐在宝座上,裹着厚厚的斗篷,戴着珍贵的项链和手镯。人们相信,这位女神拥有魔法和治愈力量,了解大自然中的各种毒物。她的形象与“水”和“冥界”联系在一起被认为是野生动物的主宰。拉丁作家认为她的名字来源于蛇。马尔西人本身被称为“舞蛇者”,这种传统在阿布鲁佐延续至今,每年一度的捕蛇人节中都能看到他们的表演。

阿波罗铜像灯座

公元前1世纪 青铜

庞贝朱利奥·波利比奥之家出土 庞贝考古公园(庞贝古城)藏

在盖乌斯·尤利乌斯·波里比乌斯宅邸里,当主人举行奢华宴会时,这尊典雅的阿波罗形象的铜像被用作油灯座,是公元前1世纪的杰作。铜像是对两种风格的兼收并蓄:希腊式仿古(面部轮廓、杏仁般的大眼睛和精致的发型,都让人联想到公元前6世纪创作的著名青年男子雕像),同一种更加晚近的样式(轮廓更加柔和)。这座铜像最初可能是为祭祀阿波罗而制作的。为了符合公元前1世纪庞贝城存在的时尚(记录在其他相近的青铜雕像当中)铜像头戴冠冕,手拿花枝,从阿波罗变成了清秀的持灯侍奉者形象。

赫拉克勒斯休憩像

(铭刻阿提乌斯·佩蒂修斯·马苏斯献纳铭文)

公元前3世纪-公元前2世纪,铭文刻于公元1世纪青铜 苏尔莫纳(赫拉克勒斯殿)出土 阿布鲁佐弗里杰别墅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赫拉克勒斯自古以来就是意大利、伊特鲁里亚和拉丁地区,以及大希腊地区崇拜的神祇。他保护着社群生活中的战争、贸易、农业和畜牧业等方面,这对于意大利人(尤其是亚平宁山脉中部的萨莫奈人)来说至关重要,因而备受尊崇。人们由于不同的原因敬奉他,例如在蒂沃利,他因守护经济和军事活动,而被称为“不可战胜的赫拉克勒斯”,而在苏尔莫纳统一管理的小城镇,人们出于政治目的敬奉他时,又将他称为库里诺或基里诺。许多意大利圣殿发现的献纳品中,不乏赫拉克勒斯的青铜小雕像,这充分证明对他的崇拜广泛存在。埃尔科勒·库里诺圣殿发现的这座精雕细琢的青铜像,就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一件。它创作于公元前3世纪,是希腊雕塑大师利西波斯的名作“休憩的赫拉克勒斯”(公元前4世纪创作)的仿品。捐赠者阿提乌斯·佩蒂修斯·马苏斯是当地精英阶层的代表,也是一个贸易氏族的成员。他在公元1世纪初将其捐出时,已经知晓它是一件价值连城、年代久远的杰作。

战象献纳品盘

公元前2世纪黏土 卡佩纳出土 朱利亚别墅伊特鲁里亚(文明)国家博物馆藏

此盘是20世纪初在卡佩纳古城的墓地发现的,是已知包括在阿莱里亚(科西嘉)和诺尔奇亚(拉齐奥)出土的碎片中最好的一件。它的装饰图案非常细致,可以清楚辨认出一头披挂好准备出征的成年印度战象,它背上绑着一个雉堞状塔式结构,用很大的青铜盾牌加固,周围有士兵守护。众所周知,伊庇鲁斯国王皮洛士曾在赫拉克利亚战役(公元前280年)和贝内文图姆战役(公元前275年)中与罗马人对抗时使用过大象。一只小象的鼻子贴着成年象,这可能暗指贝内文图姆战役中出现的决定性一幕,当时一只逃跑的小象寻找它的母亲,导致皮洛士的军队出现混乱,因此让罗马人占了上风。此盘很可能是为纪念战胜皮洛士以后在罗马举行的胜利庆祝活动而制作的,当时一些从敌人那里捕获的大象首次被牵着穿过罗马城。

卡皮托里尼山三主神

公元2世纪大理石 圭多尼亚-蒙特切利奥出土 罗马城区与列蒂省考古、美术与景观署-鲁道夫·兰恰尼市立考古博物馆藏

罗马的三位守护神——朱庇特居中,密涅瓦在右边,朱诺在左边,坐在同一个位子上,由有翼胜利女神加冕。群雕表现出三主神各自的传统职能和象征的圣物:朱庇特是闪电和鹰,朱诺是孔雀和权杖,而雅典娜-密涅瓦是猫头鹰,其余漫漶的部分可能原为左手持矛、右手整理头盔的形象。这幅图像呈现了古典时期诸神的典型模式。尤其是朱庇特,与公元前5世纪菲狄亚斯创造的众神之王形象极为相似。这一众神之父形象的模式在几个世纪中得到了细化和完善,但在希腊和罗马艺术中从未被舍弃,奥斯提亚的圆形祭坛就显现了此主题。

戴头巾的奥古斯都头像

公元前1世纪末大理石安科娜出士 马尔凯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公元前27年重建共和国以后,36岁的屋大维被元老院授予“奥古斯都”头衔,这个称谓从此成为他名字的一部分。他的宗教改革计划恢复了一些早已失去其原始意义的崇拜和仪式。

公元前12年被提升为最高祭司——大祭司长——之前,奥古斯都就已经公开自夸对宗教的虔诚。这位“第一公民”如今有了新的公共形象,即虔诚执行祭祀职责的罗马人,头上覆盖的头巾是托加长袍的一部分,由奥古斯都重新引进,作为道德纯洁的象征。这位帝王的某些特征,如人们熟知的那对招风耳,或多或少地在雕像上有所体现。岁月的痕迹(如额头的皱纹、凹陷的双颊)被刻意削弱,赋予这件作品庄严的永恒感。

胜利之翼

公元1世纪 青铜 罗马出土 罗马国家博物馆藏

这只右翼是胜利女神像的一部分,表现了休憩的姿态。宛若天然的细节特别是一丝不苟雕出的层层羽毛都是用小刻刀精雕细琢而成。从这件雕塑的写实性和工艺水平来看,创作时间可以追溯到公元1世纪左右。公元365年至公元367年,瓦伦提尼安和瓦林斯两位帝王下令修缮连接台伯河左岸和特拉斯泰韦雷的桥梁,它和其他不同时期的许多雕塑一道,在建造工程中被重新使用。1473年,教皇西克斯图斯四世彻底重建了这座桥梁。

本次展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意大利共和国文化部、意大利共和国外交与国际合作部的指导下,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意大利共和国文化部博物馆司、罗马国家博物馆、意大利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合作举办。

展览呈现在国博北3、北4展厅,展期至10月9日。

Copyright © 2017.Company name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热搜:展馆设计,成都展览,成都展览公司,四川展览,四川展览公司,成都展览展示 电脑壁纸技术支持:狼途腾 • 人人帮 备案号:蜀ICP备19037940号